朔安°おやまあ

—私はまだ彼を愛している。—
文章を書く,絵を描く
定期更新しない
あなたを知ってうれしいです,私たちは良い友達になりましょう( ´▽` )

【安雷】Liar and Rose(1)


1.史密斯夫妇梗,语言粗俗注意!略有黄暴注意!

2.欢迎捉虫

3.大概分上中下篇

4.希望能得到喜欢与推荐!

5.安雷,有极其少量的金凯,嘉瑞注意!!!!

《Liar and Rose》

1.



雷狮和安迷修初遇是在城市边缘地带的一家色情酒吧。

那个时候雷狮正和一个秃顶且年长得能做他爸爸的老头子吻得黏黏糊糊,两个人吻着吻着就滚到床上,然后雷狮顺势抽出枕头底下的枪。

"砰!"

月光下紫发青年露出个桀骜不羁的笑容:"Surprise!"

迅速把老头子的尸体泡进浴缸,嫌弃地用手帕擦掉作案痕迹,丢下枪,雷狮穿好衣服,拉开套房的窗户正准备逃跑,刺耳的警笛声打乱了他的逃跑计划。

"这栋楼里所有的人都出来,亮出身份证明,或者找人指证,遇到可疑分子直接带走。"

一个大腹便便的警长举着喇叭在楼下大声嚷着,一边指挥着警察进行搜房。

"……他妈的。"见此情形雷狮不由得暗自骂了一句,这下真他妈见鬼了,卡米尔策划的天衣无缝的暗杀任务怎么会暴露还招来了警察?雷狮对海盗团的军师还是颇有信心,怎知这次居然不知道哪里出了纰漏,引出了大麻烦。

简要地和卡米尔说明了现场情况,雷狮关掉了通讯工具,一脚踩得稀巴烂——这种东西让警方搜出来可不好解释。


接下来呢,雷狮看向窗外,该考虑身份指证的问题了。



与此同时,安迷修在走廊里急匆匆地奔跑着。

糟透了,简直糟透了。

对于同伴的傻逼行为安迷修简直不想再说什么,搞出了大乱子,还把警方引来了——回去以后安迷修就要向上级申请调换同伴。

现在他和同伴失联,一个人在这个鬼地方瞎转悠,随便走近哪个房门都会听到或多或少从门缝里泄露出的嗯嗯啊啊的声音,听得他面红耳赤。


虽然安迷修从事的是高危职业,但与别的杀手不同的是,他并没有抱着那种"及时行乐"的心态和女人们搞来搞去,反而总是把他那见鬼的骑士道精神挂在嘴边,什么对所爱至死不渝啊,明明长了张英俊潇洒的脸却总是说出莫名其妙的自以为很帅的话。



所以虽然有许多小姑娘暗恋安迷修却又畏惧着安·尬聊能手·迷·虽然很帅但有点恶心·修而迟迟不敢上前,导致安迷修现在还是个单身贵族。



其实作为杀手排行榜上数一数二的杀手,雇佣金着实不菲,安迷修完全可以过上花天酒地的生活——只可惜他是个完全不会享受的家伙。

凯莉甚至笑他是个苦行僧:"听我说,我亲爱的安迷修,你这样子不会炫耀自己,不会在女孩子面前展示自己,活该是个单身哦?【最后的骑士】大人。"


安迷修看着女孩子涂了鲜艳豆蔻的指甲,撇了撇嘴,反驳道:"切,说得好像金就会炫耀,高调一样……"


"还有,别用杀手代号称呼我,怪刺耳的。"


凯佬笑眯眯地回答:"可我也不是普通女孩子啊?作为杀手,我当然能理解男朋友为什么要保持绝对低调喽。而且,你不觉得代号很带感嘛,就像这次排行榜上排在你前面的那个第一名【海盗】,多帅啊。"


"……这么说我应该找个和我一样从事危险职业的伴侣,这样她就能明白我的痛苦了?"安迷修苦恼地揉了揉太阳穴,"仅凭代号来想象一个人的外貌是不可取的,我们连【海盗】是男是女都还不知道……"



【海盗】这个人和安迷修结下梁子有一段时间了。

杀手排行榜作为杀手实力的体现,在雇主和杀手之中具有绝对的权威,它综合了一段时间以来每一个杀手的表现,成功率,效率等。而办事一丝不苟甚至理智到冷酷的安迷修,自然成了榜首No.1。



虽然安迷修本人温和无害,但他在暗杀这件事情上做到了极致——高效,冷酷,令人生畏,好像换了一个灵魂。这也是他的雇主常年不断的缘故,而同行也称呼他为【最后的骑士】,意为【再无他人】。



而【海盗】是去年才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的。



令人乍舌的超高成功率,难度系数极高的暗杀任务,使他一跃居于榜首,把千年老一安迷修给挤了下去,差点没把安迷修气到吐血。

这之后安迷修和【海盗】便开始了没有硝烟的战斗,虽然他们彼此都不认识,甚至连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许多杀手都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的样貌,这当然是为了行动方便,除非是像安迷修,凯莉和金这种非常要好的朋友,甚至连同一个杀手组织的人都不知道自己下一个搭档是男是女,姓甚名谁。

你永远不知道睡在你下铺的那个人,亦或是前两天刚转到你们学校的那个美人老师,他们的真实身份是不是杀手,是不是专程为了来取某人的性命。

于是杀手排行榜上出现了喜闻乐见的一幕,第一名的宝座由安迷修和【海盗】轮流着坐,这可让凯莉看足了好戏,笑掉了大牙。


而此刻安迷修正狼狈地在建筑物里躲避警方……都他妈的怪那个不成器的搭档,安迷修一枪崩了他的心都有了。



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要先躲过去再说,亮明身份是不可能了,眼下当务之急是找个人进行身份指证蒙混过关,"……!!!",安迷修闪身躲进旁边的卫生间,一大帮子警察正好从走廊尽头拐角处出现。



一秒,两秒……警察就要来了,安迷修汗滑了下来,紧贴着隔间的门大气不敢出,他的脑子正飞速运转着,疯狂想着怎么解释他一个可疑人物,没有证件,并且在警方搜查时恰好在隐蔽的卫生间里。这一搞倒好,安迷修敏锐的听觉捕捉到了这个狭小空间另一个人的呼吸声。



警惕地走向那个有另一个人的隔间,安迷修正想敲门——门开了。



棕发男人和紫发青年来了个大眼瞪小眼。


啊,原来又是一个没有身份指证的可怜虫。


这是【最后的骑士】和【海盗】两人内心同时发出的感慨。



与此同时,一堆警察全副武装冲了进来,高喊声顿时充斥了整个空间:"不许动,都把手举起来,出示你们的身份证明或者认证。"



说时迟那时快,雷狮一把拉过眼前这个一瞅就是个没证件就来这种地方鬼混的男人的衬衫领子,吻了上去。

安迷修:……?????



被迫强吻使大龄处男安迷修大朋友质壁分离,他正想推开眼前这个长得惊艳的青年,却对上了对方狡黠的眼神。



他突然明白了对方的用意。



于是安迷修也用不太娴熟的吻技,回应了上去。



深更半夜,色情酒吧,卫生间里,两个人,拥抱在一起深吻。



只要不是小龙虾,基本就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警方中有出柜的人率先道了声歉,转身出去了,接着陆陆续续的所有人也出去了,最后走的那个还贴心地为这两个基佬关上了门——毕竟打扰人家好事是要夭寿的。


随着门"砰"地关上,刚才还吻得火热的两个人迅速退开离对方两米远,站直了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对方。



然后雷狮先打破了沉默:"我说,你谁啊?"





———————TBC.———————————————————————————————————————————————————

【织太】照片

“对,就这样。再往左一点,安吾。”

“……太宰先生您……”

“好了,拍吧。”

太宰举着酒杯,对着身旁空无一人的位置微笑。

Lupin的招牌在夜色中闪烁。

“咔嚓。”




【这是从死者衣袋里找到的两张照片,从保存情况来看,有三个人的这张时间比只有两个人的这张时间久远一些。】

【这两张照片人物相同,第二张缺少了中间那个红头发的男人。而令人费解的是,第二张中这个穿风衣的男人,也就是第一张中眼睛被绷带蒙上的男人,做了相同的动作——】

【他向本应坐着红发男人的空座做出了碰杯的动作。】




“织田作,我来找你了。”

—————————————————————————————————————————Fin.—————————————————————————————

【梶与】横行霸道(短篇,一发完结)

     *   瞎瘠薄写,放飞自我,ooc慎。
     *   看到少不太太要吃这一对的粮,突然想写,不知道少不太太能不能看到。
     *   少不太太我爱你呀!!!!!!【突然表白】

————————————————————————————————————————

横行霸道

cp:与谢野晶子×梶井基次郎(我没打反,真的)
         太宰治×中原中也
        微敦芥(这个不打tag了)

现代paro,一发完结

梶井一直认为与谢野是他的命中克星。

正所谓一物降一物,黑恶势力梶井·柠檬·基次郎先森超级超级害怕隔壁的与谢野·良心医生·晶子小姐姐,几乎到了看到了叫妈不看到就叫姐姐的程度。

开什么玩笑,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这一天梶井也在透过门缝暗搓搓看着晶子小姐在这一片横行霸道。

梶井是在一次火拼中认识的与谢野。

说火拼还有些不妥,确切的说,是单方面的火拼,梶井被黑发小姐姐揍的很惨。

起因是自己所属的黑恶势力组织地区保护费问题和武装侦探社的人起了争执。武侦的人说你们居然连婴幼儿用品专卖店都要收取保护费,真是丧尽天良毫无人性。

黑恶势力说这是劳资的地盘劳资爱怎么着就怎么着,跟尼有什么关系?武侦的人说那可不成,我们社的太宰先生和你们那的中原先生要扯证了,如果他们领养孩子的话,作为两个大忙人,他们只能跑到街上最近的这家店买东西。你们收了费,店主利润少了,就不会卖良心产品了。

梶井一听哎呦喂中原先生不是我上司吗,我上司的个人私事咱还是不要管了吧。刚想脚底抹油开溜,从那语气温温和和的白发小鬼身后转出来一位小姐姐,一脸怒容,手持柴刀,明显来者不善。她不耐烦地说:“你一个大男人磨磨唧唧个什么劲,我真是好想揍你。”

于是黑发女医生和柠檬小哥大战♂一百回合。

终于小姐姐得胜而回,代价是失去了她的蝴蝶发卡。

其实梶井全程并没怎么还手,他只是,嗯,一直盯着女医生的发卡。

真美呀。

我们的柠檬小哥终于开窍了,他要抛弃赛小姐去寻找自己的真爱了!!!

自那天起梶井就对与谢野念念不忘,他从未有过这样一种感觉,是那种超越了理性与科学的存在。

特别是他发现与谢野就住在自家隔壁时。

“柠檬,你在傻呵呵地乐啥?”

啊,上班摸鱼被中原先生抓到了。梶井“咻——”地坐正身子,一脸“我错了你不要扣我工资”表情地认错。

中原感觉此事必有隐情,他拉过一把凳子,秉着关爱下属顺便关爱一下他们的感情生活的态度,装作和蔼的样子问:“出什么问题了吗?”

不不不。梶井在心中大吼,您都是要扯证的人了跟我这种还处于单相思阶段的单身狗较个什么劲嘛快去找你家青花鱼不要狡辩了我都看见你手上戴的戒指了快憋问我了好不好?!!!!!

半晌,梶井慢慢抬起头,向中原·脱单现充·中也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恋爱了。”

中原中也吓得差不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中原中也& 太宰治の泡妹秘籍

【从礼物入手,抓住她的心。】

相信自己,你能行的!

梶井深吸一口气,看向手中包装精美的蝴蝶发卡,敲响了与谢野家的门。

开门的是太宰治。

“…………”

梶井:我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不当讲。

太宰治倒是毫不在意,他一路高歌跑回屋,大喊与谢野你邻居来啦!一边悄咪咪回头向梶井做出了个【上吧少年】的手势。

梶井心领神会,没等漂亮小姐姐走出来就开始弯腰鞠躬大吼对不起上次把你的发卡弄坏了,无论如何请让我赔偿!!!

太宰在一旁笑得跟狐狸似的煽风点火说哎呀你看你这邻居人挺好呀,损坏东西还知道赔,哪像我们家小矮人天天就知道发脾气呀balabala……

等等,这话题明显跑偏了好么?!!

空气就这么凝固着,直到太宰拍拍屁股说我要回去了今天晚上家里吃青花鱼,梶井也慌忙站起来说我也走了我想起还有事情没做。

与谢野也没送他们,继续蒙起大被睡她的美容觉。

回到家后梶井就挺失落的,自己想了一万句动听的话要磨与谢野的耳根子,这计划全让太宰先生给搅坏了,虽然太宰也是好心帮自己,但怎么就这么难过呢?

他迷迷糊糊连实验台都不管了,倒在床上只想一觉睡到大天亮。

梶井突然就觉得与谢野晶子和她那枚亮晶晶的发卡就这么横行霸道闯进了自己的世界,耀眼又张扬。

那一天之后两人也没啥交集,无非就是火火拼打打架,在打斗中两人见了面就互相点一下头什么话也不说就动手,吓得中岛敦问太宰这俩人不是邻居吗,怎么这么六亲不认,啊不,六邻不认呢?

江户川乱步大朋友就笑嘻嘻地扶正眼镜,说这俩人是装不认识呢~~~

哎呀,那可不得了了呢~~太宰眨了眨桃花眼。

啊?

太宰和乱步笑了起来,只剩下中岛敦小朋友一脸懵逼地站在那里,他表示自己只想牵牵芥川的小手,前提是不被罗生萌捅个透心凉心飞扬的话。

事情有了转机是小区停电那天。

梶井回家回得晚,小区黑咕隆咚的也没个光,他就这么在黑暗中行走,顺便还扶着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奶奶。

老奶奶腿脚不太好走路慢,梶井也就由着她来,放慢步伐和她一起慢慢挪。

背后传来熟悉的女音:“咦?柠檬?”

梶井转过头,果不其然是与谢野,她头上戴着自己送给她的那枚发卡,在黑暗中闪闪发亮。

与谢野看向梶井的神色中带了些捉摸不透。她凉凉地说,你也会帮助老人?

“什么叫【我也会帮助老人】嘛,说的好像我们这一行的都是坏蛋一样。”梶井不满地抱怨了起来,“我也是很正直的好吗?”

与谢野晶子扑哧笑了,梶井还是第一次看到与谢野笑,他感觉自己要圆满升天了。

抱歉抱歉啦。与谢野说。你是个好人呀!

啊,被发好人卡了。梶井的心又从云端坠到了谷底,“啪”地摔成了个烂柠檬。

两人把老奶奶送回家后才回到自己的楼层,与谢野正要打开门时,问了句你那里还有食物吗?梶井才意识到自己好多天不储存粮食了估计今晚要饿肚子了。

看到邻居这个样子,与谢野努了努嘴,对梶井做了个过来的手势。

“嗟,来食!”

于是就发展成了在与谢野家里,梶井就着烛光手忙脚乱地摆桌子,与谢野系个淡黄色的围裙站在灶台前用煤气罐煮面。

烛火摇曳着把两个人的影子打在墙壁上,这场景挺浪漫的,可事实一点都不浪漫。

两个忙活了一天的人努力地使自己的胃填满它不该承受的大量食物。

比起爱情,命最重要。

这是梶井不知道哪根脑筋抽了亲了与谢野一口之后迅速跑回自己家时的想法。

亲完人就跑真tm刺激。

撩妹一时爽,事后火葬场。

梶井向中也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躲在家里瑟瑟发抖等待与谢野晶子40米大柴刀的制裁。

他等了六天都没等到邻居来制裁他。

第七天他打算悄悄溜出去买点吃的时,刚一开门他就看到太宰又从与谢野家里出来。

梶井:………我有一句妈卖批,我这回一定要讲。

于是他跑到楼下小卖部给中也打电话,给他讲自己又看到太宰在与谢野家里了,还添油加醋地描述了一遍,希望上司能好好管管自己的男朋友,毕竟是要结婚的人了老这么下去影响不好。

谁知电话那头中也笑了好一阵子,用一种“我早已看透一切”的语气反问:“你这么关心你的邻居,怎么不自己去问呀?”

梶井一时语塞,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中也在电话那头又说:“我看你就是太怂了吧,亲完人家就跑,什么也不说就躲起来,横行霸道也要有个度呀!害得青花鱼那家伙被抓去做恋爱顾问,都是你这臭小子害的!”

梶井听得有些懵,不过他敏锐地抓到了重点:“恋爱顾问?”

“对呀,与谢野小姐还管我要过你电话号码来着呢。”

梶井那一刻感觉全世界的好运气都在往自己身上聚拢,他简直要开心得疯掉了,前几天的不快、郁闷、纠结像碰到铁锅的奶油,呼啦啦全都融化掉了,他现在只想冲去与谢野家里,冲到他喜欢的邻居家里,冲到头上戴着好看发卡的小姐姐面前,告诉她————

我喜欢你!!!!


“所以说,你打电话给我要来找我谈什么事?”

梶井拎着大包小包据说女孩子都会喜欢的零食出现在与谢野家里时,与谢野已经做好了午饭,她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个平时总是傻乎乎横行霸道的呆瓜,这次她没拿柴刀恐吓她的邻居。

梶井探头探脑看了一眼餐桌,与谢野正在摆碗,她摆了两个碗,用的还是那天一起吃面时自己夸有艺术品味的瓷碗,明明那时候与谢野说了她不喜欢那个类型的碗的。

于是他深吸一口气,拿出早已准备好的 Estee Lauder口红,他老早就想送给与谢野了。

然后他听见自己说。

“我来找你谈个恋爱。”

———————————————————————————Fin.———————————————————————————————————————————————————————

芥芥好腰!
新一话的港黑和武侦居然互相伤害……我还等着他们联姻呢…【哭唧唧】
梶与终于同框啦嗷嗷嗷嗷!!!
其实芥芥也是很温柔的呢!

【太中】你为什么追不到你男朋友03.(脑洞合集)

放飞自我,瞎瘠薄写。
ooc慎

【购物篇】

1.

“今天清晨好,我去上学校,背上我的小书包,吃两个叉烧包,嘿!夏天快来到,短裙飘啊飘,要是遇到怪蜀黍………呸。”

……妈的智障。

中也斜着眼看着身边引吭高歌的青花鱼。

2.

“太宰治,你兄弟。”

中也“梆”地从冷冻冰柜里掰下一条冻青花鱼。

“……”

3.

摆在双黑面前的是一辆购物车。

“哇中也快看我发现了什么?购物车!!!”太宰治像发现新大陆那样大呼小叫。

“别摆出副变态一样的表情,信不信我揍你?”

“中也。”

“嗯?”

“这个车上有一个可以让人坐着的地方耶,中也正好可以坐在里面。”

“去你妈的,那是儿童专座。”

4.

“中也,我想要草莓味的。”

“不买。”

“那橘子味的呢?”

“不买。”

“那苹果味的呢?”

“太宰治你他妈的非要买润滑剂吗家里都有一堆了?!!!”

5.

旧双黑在润滑剂专柜拐弯处遇到了新双黑。

芥川在为没有无花果味的而大发雷霆。

6.

太宰治如愿以偿地买到了草莓味的。

他开心地抱住了中也。

太宰治的下巴和中也的头顶“咣”地撞到了一起。

“……”

有时候,身高差也是硬伤。

7.

“妈妈。”

“嗯?”

“那个戴帽子的哥哥在狂揍那个扎绷带的哥哥啊!”

日高栀子停下来眯着眼观察了一会暴力现场。

哦。

“宝宝我们快走,那是家暴现场。”

8.

“中也。”

“嗯?”

“我把我的发票弄丢了。”

“……”

“你说我对服务台小姐姐笑一笑,她会不会放我走?”太宰跃♂跃欲试。

“可以啊,你先把脸伸过去。”

“?”

“服务台小姐姐的职务是在发票上打孔。”

“艹。”

9.

两个人领着大包小包走出了商场。

外面正下很大的雨,地上积水深过脚踝。

“我都深到脚踝了,中也的话会淹没膝盖吧。”

“太宰治你…!!!”

太宰治背对中也半蹲了下来:“上来吧,我背你。”

“……”

中原中也失去了语言能力。

10.

最终中也妥协了,向身高势力屈服。

他在旁人羡煞的目光中吭哧吭哧爬上了太宰的后背。

“皮皮宰,我们走。”

身下的人闻言顿了一下。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笑了。

【后记】

听说那天下雨,新双黑共披一件衣服在雨中跌跌撞撞跑回了家。

中原中也听到这个消息时正和红叶喝茶,他感慨了一句。

年轻就是好啊。

————————————————————————————————————Fin.————————————————————————————

黑敦白芥,大家鸡年大吉吧。
被看作草稿,哭晕。
芥服装是金丝雀。

【太中】你为什么追不到你男朋友(脑洞合集)

放飞自我,瞎瘠薄写,ooc慎

【学院篇】

运动会前夕。

国木田老师:谁代表班级发言?

太宰治:我!

国木田:谁主持运动会?

太宰:我!

国木田:谁报名接力赛?

太宰:我!

国木田:谁报名啦啦队队长?

太宰:………他!!!

【指向了同桌中原中也。】

中也:喵喵喵喵喵喵???!!

【敦芥】心·最初と最後に(一)

又名:穿越拯救世界(bu)

#   正剧向
#   瞎瘠薄写
#   穿越时空设定
#   ooc慎!ooc慎!
#   微太中,梶与,立银

cp:敦芥

人物属于朝雾和春河老师,故事情节属于我。

背景:

港黑武侦联手,已经寻找到了【书】,

欧洲异能者组织闻讯前来抢夺,并将战场搬到了横滨,

港黑迅速派出一批由优秀异能者组成的部队应战,

由于遭遇到了强大的敌人

部队全军覆没。

故事就是在这时候开始的。




——上部·original——


横滨,雨。

“对【书】的研究报告怎么样了?”

与谢野晶子踩着高跟鞋“嗒嗒嗒”走来,将一厚沓文件摔在梶井的办公桌上,压抑住火气一脸不耐烦地催促着做牛做马的未婚夫。

“我在忙,你先等一下。”戴着护目镜的炸弹狂人觉得有些燥热,他扯了扯围巾随手拉开身边一把椅子示意与谢野坐下。

与谢野挑了挑眉:“你的身体好了吗?”

一片寂静。

横滨的雨季很是漫长,位居沿海城市,面向太平洋,高温湿润的海风带来海面的水汽袭向这个港口城市。此刻,雨季到来的前奏——淅淅沥沥的雨声正与屋内的死寂呼应。

“也就是说,你我的异能都还没有恢复,现在这种情况已经蔓延到整个我方势力了。”与谢野晶子语气中带了些严肃,“前方传来消息,我们派去的部队全军覆没。”

梶井手顿了一下,本应扣好的炸弹拉栓松开了,吓得刚进屋的中岛敦急忙扑上去把柠檬抢到了一边。

“与谢野小姐,梶井先生。”刚刚从战斗中撤退的虎之少年几下扣好了拉栓随手把柠檬炸弹放在一边,坐下来盯着两人,神情中不带一点轻松,他眨了眨微微有些红血丝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明天我们和【组织】将会有一场恶战,请稍微休息一下,一会有会议要举行。”

“梶井先生,太宰先生叫你有事,他现在在楼下三号厅里。”少年自顾自倒了一杯茶,与谢野也没阻止他,反倒看着年轻人疲惫的样子有些心疼。

待梶井下楼以后,与谢野正色问道:“说吧,明天的作战计划是?”

中岛敦思考了一下,将手指放在嘴唇前,似乎是下了决心说出上头的指示:“社长他让您去前线支援。”

“噗嗤。”

与谢野晶子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笑起来的女人真是好看,精心画过的眼妆完美地诠释了成熟女性的风韵,她捏了捏少年的脸,笑道:“原来只是这个啊,看你一脸严肃,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呢?”

“的确是大事,与谢野小姐您……”中岛敦有些激动地起身,差点打翻了茶壶。

“好了好了,社长这么做自是有他的道理,小朋友过于操心可是会老哦?”

黑发姐姐半推着把人推出办公室,“碰”地关上了门。

中岛敦碰了一鼻子灰,可是他不依不饶地敲门:“与谢野小姐请你一定不要答应!!!”

后方传来清冷的声音打断了他。

“人虎?”

不用想都知道是谁,敦气急败坏地回头,对着芥川抱怨:“绝对不能让与谢野小姐参与这件事情!”说着还把着芥川的肩膀不住地摇。

“你先冷静些。”芥川被敦摇晃得有点恶心,他拍拍少年的手,示意他把自己放开,“回房间说说怎么回事吧。”


自从和【组合】一战后,【新双黑】的名号就迅速打响并传遍了日本的黑手党,由于港黑和武侦的联手,敦和芥川便被分配到了同一个宿舍——当然,敦睡地板,芥川睡床,虽然是双人床。

“呜哇——”白发少年在床上滚来滚去,完全无视黑发少年的愤怒的目光,“今天我去火拼的地方支援了。”

“然后呢?”芥川洗了两个无花果,扔给敦一个,并恶狠狠地把床上的褶皱抚平。

“……侥幸控制住了局面。”敦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

那不是很好吗。芥川刚想这么说,下一句话就给了他不小的震惊。

“先遣部队全军覆没。”

“轰隆——”

雨点敲打在窗玻璃上,水痕曲曲折折蜿蜒成一条条透明的小蛇滑下,总部大楼顶的凸起在屋内外之间形成了一道水帘,世界被隔离开来,白发少年的向外看的面容在玻璃上模糊不清。



“先遣部队全军覆没。”



“中也先生接替了我,继续监督作战。”

“他现在估计还在战斗现场吧。”

“外面下了这么大的雨……”

敦有些异常,他不断地说了下去。

“中岛敦。”

芥川生硬地打断了敦的话。

“现在不是唧唧歪歪的时候,你的任务是休息,明天有一场恶战。”芥川抓住敦的衣领把他往被子里塞,“今天你睡床,我去楼下。”

说着,芥川头也不回离开了屋子,随着“咔嚓”的门锁声响起,屋子里恢复了寂静。

听着芥川脚步声越来越远,一直装作乖乖躺着的白发少年突然坐起身来,扯开一直掩盖着的腰部衣物。

红色已经洇染了大片大片的绷带。

少年一声不响地解开绷带。

伤口深可见骨。


晚上9点整,战斗现场有人传来消息。

中原中也阵亡。




————————————————TBC.———————————————————————————

【太中】你为什么追不到你男朋友(段子合集)

(梗来自空间)
【告白篇】
太宰:蛞蝓蛞蝓,我来给你看我男朋友照片~
中也:死青花鱼!不看不看,母猪脸蛋!
太宰:……(。)【思考了几秒钟后藏起了中也的照片】

性转,黑时宰——风衣宰的过程,织田作为他(她?)解开了绷带,用双眼观察世界。
织太真是又虐又甜(´・ω・`)